忘记密码?

关闭
手机版    当前所在城市:上海

谈谈当前教育中的几个误区,塑造优越的起跑线

发布时间: 2017-12-19  分类: 浏览次数:491次

分享到:   


起跑线在哪里

           ——谈谈当前教育中的几个误区(2017年12月4日)

 

教·育·学

说明一:原本可以只谈谈幼儿的家庭教育的,但被自己公布出去的副标题所累,不得不兼谈基础教育的核心问题,这样一来,论域太大太广阔,就无法谈得细致,只能粗枝大叶地展开了。

说明二:既然是粗枝大叶,我就不想从教育学理论的角度或层次上来谈论这个如此沉重的话题,只想从生活的理想的角度来表达一些内心的疼痛。所以这里将不采用学理性的论证,仅以情感性的宣泄来表达我的热爱、悲哀和愤怒。

  

一、  起跑线在哪里?

——关于孩子(父母与孩子·早期教育)

当下,对孩子的教育的关注程度是越来越强,种种有关儿童教育或学校教育的书籍连篇累牍,销路甚好。一些关于教育的格言式的口号也颇为流行,大有深入人心的意味。其中,最有蛊惑力的,莫过于——“不要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

 

第一个问题:这个口号隐含了一个前提式的判断:“人生就是一个竞争,一个比赛谁能获得成功的竞争。”

第二个问题:这个口号隐含着一个价值判断:“人生的基本价值就是所谓‘输赢’。”

第三个问题:这个口号隐含着一个目的性判断:“人生的价值是一个共同的尺度来衡量的。”

第四个问题:这个口号隐含着一个操作性判断:“父母可以影响、甚至左右孩子一生发展。”

第五个问题:这个口号隐含着一个结论性判断:“起跑线决定人生的成功与否。”

 

我们要提出的问题是:

我们想要自己的孩子获得怎样的成功?

我们想要我们的孩子成为怎样的人?

我们提供给孩子的“起跑线”上的优越条件是否能够保证孩子获得人生的幸福?

所谓的“起跑线”到底能给孩子什么影响?

最后,孩子自己的幸福究竟是什么?

 

“起跑线论”关注的无非是尽可能地为孩子提供更加优越的物质条件和外部条件,以使孩子能够获得较多的竞争优势。

问题是,人生的成功并不简单地与社会竞争相关。

人生的成功的理想目标是造就幸福。

社会竞争的成功的理想目标是赢得财富、权力和名声。(官、禄、德)

 

就拿社会竞争来说,“起跑线”上的优越也并不能获得真正的竞争优势。在中外历史上,那些杰出人物们,能够在起跑线上保有优越物质条件或外部条件的比例肯定不算是大多数。纨绔子弟中,有成就有作为的人为什么很少?按理来说他们的“起跑线”上的优势是最大的。当前那么多的“富二代”、“官二代”问题,不也从反面说明着问题吗?

 

“起跑线”之一:生命的开端。

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

父母提供的生物学基因和社会地位财富不是更加基础更加重要的起跑线吗?

新解“有什么都不如有个好爸爸”!——这才是真正的所谓“起跑线”吧?!

“我爸爸是李刚”引起的“爸权社会”的关注和担忧。

进而,好爷爷好奶奶是好爸爸的前提?好祖爷爷好祖奶奶好祖外公好祖外婆是好爷爷好奶奶的前提?

 

“起跑线”之二:教育的开端。

在孩子成长之初的所有教育的最重要的目标,都是养成良好的习惯。“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苟不教,性乃迁。”一切大善之人和大恶之人都是从纯洁美好的孩童成长而来的!“习”相远的原因是多样的;可是“迁”向恶的原因却必定是“教”缺失或错误!

 

如果就人生而言,“起跑线”的价值就大可怀疑了。因为幸福的内涵大抵与起跑线无关。唯一有所关联的仅仅是幸福的童年,不过,幸福的童年却又不仅仅与物质关联,不仅仅与外部条件关联。

当孩子失去作孩子的权利时,那些钢琴课、舞蹈课、奥数课、外语课能够成为他们童年的幸福的一部分吗?

在种种精心呵护带来的种种严格“管制”下的孩子,失去了玩儿泥巴、玩儿石子、爬树、掏鸟窝的乐趣,即使面前摆满了价格昂贵的高档玩具,又能有多少真正属于童心的乐趣呢?

童年的生活经历对人的一生的影响是极其重要的,最重要的是,那看似懵懂无知的孩童生活,正是塑造一个人的人格的最重要的阶段。

【为什么不能让孩子像野花一样自然地生长?】即使我们不能放心地让孩子像野花一样自由地生长,至少也应当尊重孩子作为一个人最起码的人格和权利吧?也可以给她一些必须有的自由空间吧?

【为什么不能给予孩子以当下的幸福?】当我们的眼睛紧紧地盯住孩子的未来的时候,至少也应当给予孩子以一些当下的幸福吧?

【为什么不能把孩子当作孩子?】当我们每每用成年人的眼光来设计甚至安排孩子的一切的时候,至少也应当把孩子当作孩子、承认他有作孩子的权利吧?

 

 

 

二、跑道在哪里?

——关于教育(学校与孩子·基础教育)

1.教育的目的

我们没有把这个论题归结为“儿童教育”而是归结为“教育”,因为我们的视野必须从学前教育所谓的“起跑线”延伸开去,我们应当认真审视并思考当前学校教育的方方面面。

所谓的“起跑线”真实的确定的目标其实并不空洞,而是有一个极其清晰的具体的标的,那就是高考。

高考的竞争从高中延伸到了初中,又从初中延伸到了小学,再从小学延伸到幼儿园,恐怕从观念上已经延伸到了孩子尚未出生的阶段——胎教。下一步会延伸到哪里呢?恐怕只能是“优生理论”了,渴盼孩子能在生存竞争中占据优势地位者,应当从择偶阶段开始努力。再进一步延伸,就是择偶时应当考察对方的祖宗八辈了!【优育的问题变成了优生的问题,进而可能就变成了“优婚”的问题!】

中学生群体最让人担心是什么?——差生?差生是有问题的。但更大的问题是中学生群体作为“人”的基本素质素养的欠缺。【刘海洋、马家爵之类的问题不是偶然的。官员的腐败不是偶然的。社会道德伦理的堕落不是偶然的。】【台湾的幼儿教育图书】

问题是:我们的教育主管部门或主管领导,虽然也在不停地不断地宣讲着“素质教育”之类的宏大话题,但用以评价考核各级学校的最终尺度却只是——而且只能是——升学率。

因而我们的学校领导和老师们,虽然也在不停地不断地呼唤着“要爱每一个孩子”,但心中对学生最关注的依然是他们的学习成绩、分数、名次。

一个可怕的“共识”:让学生考入理想的大学就是对学生最大的负责任。这个共识的真实意思是,让那些可以考上大学的孩子考上他们理想的大学就是我们最大的责任。它所不能说出的内容是:那些考不上大学的孩子的学习就不是我们的责任。哪个高中的校长或老师敢说“我把所有的孩子都送入他们理想的大学才是我的最大的责任”?他们不敢,因为不能。但是这个口号(“共识”?)所表达的潜台词是对“教育”之“育”的责任的放弃,难道不是个明显的事实吗?

 

 

教育的目的:

塑造人。

养成公民(现代人)。

养成国民(中国人)。

 

功利主义的价值观念弥漫于中国社会的各个方面。教育上的功利主义态度对教育功能的解说阐释使得中国教育越来越远地偏离了教育本质。

教育的本质是什么?是人类自身的延续和优化。无论是社会本位(社会价值优先)还是个人本位(个人价值优先)。

 

培养人才。→定制人才。朱永新:“进去是个人,出来是块砖。”

两层意思:一是教育过程是定制化的,二是教育目标也是定制化的。现代教育的特征之一就是规范的群体教育,在这个过程中很难容忍更别说培养个性了,所以外国的基础教育都要求“小班化”,布什总统甚至把“小班化”作为美国基础教育的最重要的指标来要求教育行政部门来考核。中国现代教育的特征之一是教育目标的宏大化,它没有或基本没有指向孩子或青年的成长,而是指向政治规范(“社会主义的合格的建设者”之类),对作为受教育者的“人”的发展基本上是无视的。

大而无当的空洞目标必然导致真实目标的缺失。于是只剩下可以看到的是无目的的教育实践活动的外在指标——升学率。

没有“人”,只重“才”。

“人”是“体”,“才”是“用”。

(砖头?)我们的幼儿园、小学、中学、乃至大学,都是砖窑化的。

 

2.教育的对象或责任

在我们的教育事业教育活动中,我们的孩子处在什么地位?

教育有两个指向:心和脑。前者要你幸福,智慧、勇敢、有生活的目标;后者要你成功、聪明、有生活的技能。前者是育,后者是教。

我们的教育是重教轻育的。也就是说,是注重知识技能的传授和培养,轻视个人的身心发展和理想价值的塑造的。

 

没有人关心孩子的精神、人格、性格、个性的成长。难道仅仅是这些成长无法被考核吗?

所有学段的教育都有自己的新的“起跑线”,那就是录取分数线,即便是有关部门三令五申禁止,但这条线总是顽强地存在着的。所谓的“生源大战”,就是这条“起跑线”的必然结果。重点学校或优质学校为确保在起跑线上占据领先的优势,不惜采取许多出格甚至是非法的手段的现象,也就不令人奇怪了。

不仅如此,许多学校还设立着自己的另外一个“起跑线”,那就是分快慢(优劣、高下)班级的分数线。

所以每个学生或每个家长都渴望在新的“起跑线上”占据比较优越的地位:进重点学校,进重点班级。

何谓“重点”?能够在下次竞争中处在领先地位或优势位置的——受教育的权利!

 

即便是应试教育,又凭什么只有一个尺度?“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同理,一千个孩子就有一千座珠穆朗玛峰!

 

应试教育关注的只是一个“率”——上线率。

在应试教育中,人,孩子,学生,都是不存在的,存在的只有那个“率”的成功与失败。因为那是学校、教师、主管部门、主管领导们的荣耀之所在。

在这个可怕的“率”的遮蔽下,一个个活生生的孩子的鲜活的、生动的、多彩的灵魂成长从我们的教育视野中消失了。他们的性情、个性、情感、理想、价值、品味、健康等等,全然都失去了关注的必要。需要关注的只是他们的学习成绩的象征——分数。【谁来关心孩子的灵魂?】

一个个,每一个,这一个——这些词语才是真正教育的责任。但我们没人承担这个责任。【谁来关心“这个”孩子?】

我们都知道世界上没有两片完全一样的树叶,也就是说,作为常识,我们都知道每片树叶都是独特的,难道作为一个“人”,一个“孩子”,他或她的独特性难道就不应当是一个必须承认的事实吗?【可是为什么我们不能接受孩子的独特性、差异性呢?】

无论是家庭教育还是学校教育中,非常普遍的存在着“攀比”的现象。“你看××……”“你怎么就不能像××一样……”。这是很滑稽的责备。孩子当然也有足够的充分的理由责备你质问你:“你怎么就不能像××的爸爸(妈妈)一样……”你就是你。同理,你的孩子就是你的孩子。你的血脉,你的人格,你的教养,你的性情,你的思想,你的情感,等等这一切都深刻地影响着孩子,更别说你对他直接的有目的的教育了!【要坚信“孩子是自己的好”。】【要坚信每个孩子都是可以成为好孩子的。】

 

 

 

三、  终点线在哪里?

——关于教育的理想(社会与青年)

在我看来,一个人的人生的“起跑线”就是他或她生命的开始。这道起跑线的长度就是他或她的一生,终点就是他或她的死亡。而他或她跑的目的只是为了追求自己的人生价值,追求自己的幸福。

没有人和他比赛,只有他自己与自己的惰性比赛。

没有裁判和分数,只有他自己衡量着成败。

没有观众和掌声,只有路旁的鲜花和途中的风雨陪伴着他。

没有奖牌和奖品,只有他内心的成功的喜悦、挫折的苦恼等待着他;只有爱情、理想、追求激励着他;亲人的祝福、朋友的关爱温暖着他;只有幸福女神永远在前面召唤着他。就像哥德笔下的浮士德,当他情不自禁地呼唤出:“啊,真美呀,请停留一下!”的时候,他就理所应当地进入了天国。

 

 

教师的社会责任是什么?

“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即使承认这句话是出于最大的善意和敬意,也不能接受他的观念。谁在设计人类的灵魂?人类的灵魂能否被设计?一个人的灵魂能否被设计?谁又有资格来设计他人的灵魂?更别说是制造了!!!

“园丁”:当我们承认教师的园丁的职责的时候,就赋予教师以一种莫大的权利:按照自己的意愿来塑造、剪裁花朵的权利。问题是,这个“自己的意愿”正确吗?他或他们有这样的能力吗?花朵自己还有没有自己的意愿或权利?

 

生命教育的重要性。“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往哪里去?”这些基本的哲学问题正是人的生命的最核心的话题。珍爱自己,尊重他人,向往美好,这是为人最基本的价值基础。

 

孩子的权利之一是在犯错误中成长。青春的特权之一就是犯错误。可是我们这些父母老师们却总不允许他们犯错误。成年人总爱用自己都做不到的标准来要求孩子。什么“有志者立常志,无志者常立志”了,什么“身在福中不知福”了,什么“眼高手低”了,什么“这山望着那山高“了——这些都是常态,合理的常态!

要知道,孩子永远比成年人纯洁善良。孩子们的错误一般都不具有道德上的缺陷,而成年人的错误不仅比孩子多得多,那些错误大多体现的正是道德上的缺失或缺陷。由此来说,我们应当对孩子的错误宽容,我们必须对孩子的错误宽容;这不是对孩子的大度和原谅,而是对我们自己的大度和原谅。

 

要帮助孩子改正错误。这是我们的无法推卸的责任。

“好孩子都是夸出来的。”这话本不错。但若据此以为对孩子只能夸奖而不能批评,那就大错特错了。

孩子的基本特性就是他们的生长和成长,具有几乎无限的可能性(从大善之人到大恶之人);我们的责任就是帮助他们向着一个较好的方向生长。

当孩子无法预见也无法理解自己的某项作为的严重后果时(这是常常发生的),我们必须让他们知道其后果,这就是批评和惩罚。

“没有惩罚就没有教育”【查!】惩罚的目的不是要求顺从,不是制造懦弱,而是出于“纠正”的需要。所以,惩罚是必要的,惩罚必须得当,惩罚必须慎重;尤其是——惩罚必须出于善意才具有其最起码的合理性。

 

 

“幸福”和“成功”——到底哪个更重要?这是一个值得每一个父母、每一个教师、每一个学生、每一个领导,乃至每一个人都来认真思考的问题!

这就是我的这个漫谈的主旨:让每个孩子都成为幸福的人,是教育的最高理想!



021-34125805
周一至周日 8:00-22:00

【扫一扫】马上请家教

Copyright 2017 © 优迪家教网 udedu.com – 备案号:沪ICP备17045003号

34125805